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集团文化 » 员工风采

乡愁是一生情

春晚就像一道特殊的菜肴,可以让人品出诸多复杂的滋味。听了雷佳的《乡愁》,我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忧伤。乡愁是什么呢?乡愁是一碗水,乡愁是一杯酒,乡愁是一朵云,乡愁是一生情!说白了,乡愁就是,你离开了家乡,还会时时惦念着那里的山水草木,珍藏着那里的故事传奇,牵挂着那里的风土人情!

年深外境犹吾境,日久他乡即故乡。我离别家乡木棉岭三十年,刚出门时才二十出头,一晃到了知天命之年。乡音未改,两鬓染雪,故园依旧,可物是人非。三十年,可以改变许多东西,原来烧菜必放辣椒,可谓无辣不成餐,现在几乎不吃辣。原来口味浓烈,如今偏爱清淡,原先喜欢热闹,此时更爱安静,很多习惯在日月消磨中渐渐地变了。回过头来发现,自己其实早已将他乡作了故乡。

每次回家乡木棉岭,走进村口,那几株高大的香樟树依然遮天蔽日,可坐在树下的老人,那些熟悉的面孔又到哪儿去了呢?爷爷这辈人已经一个也不留了,父亲这辈的也日渐消失。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。去年回家过春节,正月初一去爬木棉岭,路上遇到很多乡邻,有些看似认识,可就是叫不出名来。有些要在脑子里搜索好久才想起来,啊,你就是酱瓶!哦,你是茅坑吗?我们木棉岭人以前喜欢给孩子起贱名,认为名字越贱越好越贱越有出息,什么猪盆、尿桶、犯人等,这样不雅的名字大家叫得顺溜。因为在外面久了,我已不习惯这样称呼他们。其实,山里人家本来就是这么俗,对名号的雅俗并不在乎。正月初六那一天,恰逢三场喜酒,有结婚酒,有生日酒,有乔迁酒。我本来是打算那天回杭州的,母亲说,都是堂房里的兄弟,你还是吃了他们的喜酒再走吧!免得人家说闲话。于是,我只好推迟了行程,带着妻子儿子一天赶了三家酒宴。几个好多年不曾谋面的叔伯兄弟,聚在一起猜拳喝酒,说起年少时的种种经历,仿佛又回到童年时光。他们说,平时办喜酒,大家都不在家,冷冷清清的,只有等到春节,出门在外的人都回来了,才有喜庆的氛围,所以,都赶在一起办酒席。

木棉岭山岭是东西走向,故溪流一路向西而去。那弯弯曲曲的小溪,流到村口还是那么的清澈,那么欢快!可是,那些流水经过的田园很多都荒废了,杂草丛生,无人打理。看不到以前那忙碌的乡村景象,见不着晚归的牛羊,闻不到那泥土的芳香。大家聚在一起不是打牌就是麻将,谈论最多的,就是这一年在外面有没有发财,赚得钱有多少,谁家开回来的车子高档,谁家带回来的媳妇漂亮。

  望得见山,看得见水,记得住乡愁!这是习总书记对新农村建设的要求。春晚一曲《乡愁》,唱出多少游子的心声。无论你是在外打拼,还是在他乡定居,无论是流浪汉,抑或是漂泊者,只要是背井离乡的,每每听到这样的歌声,心里总会生出些许的乡愁!故土的芳香谁能忘,只是无奈他乡留!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,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…… 

 

涂超君

上一篇:山边老屋

下一篇:又见桐花飞

浙江电联集团有限公司 版权所有 © 2006
  浙ICP备07002424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