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集团文化 » 员工风采

又见桐花飞

小巷的拐角处,那株高高大大的泡桐树像一把花伞子撑着四月的天空,撑出了一个个紫色的梦。

一朵朵、一簇簇,粉嘟嘟的花儿,像风铃,像喇叭,像少女的裙裾,随风飘动,散发出了淡淡的幽香。

泡桐枝丫上的绿叶尚未完全长出,花儿就一股脑儿开放。不是说,好花还需绿叶扶吗?可泡桐花不管这些,要开便开,而且还开得奔放,开得热烈,开得满树花云。

似乎是一种约定吧,每年的这个季节,我都会带着一颗虔诚的心来欣赏这些浅紫色的精灵。那一朵朵随风飘落的花儿,仿佛是春天丢失在小巷里的思绪,让我牵肠挂肚。

沿着小巷走去,匆匆忙忙的行人,似乎没有谁会驻足停留,看一眼面前的这一树繁花。也许在有些人的眼里,泡桐不是什么名贵的树,泡桐花也不算什么艳丽的花。在这条无名的小巷里,泡桐只是一株多余的树,一处可有可无的风景。

大妈正在泡桐树下打扫着被风吹落的花朵,大约是嫌花儿落在小店门前,妨碍了路人的行走,影响了小店的生意,她一边扫着,一边埋怨着什么。我对她说,泡桐花开了!她抬起头望了望,对我说:泡桐花落了。

我说,这泡桐倒是个急性子,你看她叶子还没长大,花儿却缀满了枝头。

大妈说:什么急性子呀,在我看来完全是棵懒树,一年有半年的时光不长叶子;花儿开得蛮好看,可一个果实也不会长,你说有啥用场呢。

大妈挥了挥手中的扫把道:你看那边的那株橘子树,花儿虽然细细小小,可结出的果实却是大大的,酸酸甜甜的,不像这泡桐树只开花不结果……

大妈太实用主义了,我觉得应该为泡桐树争辩几句。我说,等到了夏天,泡桐叶子长全了,你就可以坐在树下休息乘凉,那不是挺有用场了吗?

她说,老百姓讲的就是实用,我们一天到晚干活做买卖忙都忙不过来,谁还有闲工夫坐到树下去乘凉?大妈说完就去忙她的事情去了,只留下我站在树下独自呆想。

说实在,泡桐长出的叶子,抵不过冬青的碧,也比不上香樟的翠。开出的花儿,论颜色,没有桃花红,也没有梨花白;论味儿,有一些,但绝对没有桂子那么幽;论果实,别说会有人青睐,就连鸟儿也瞧不上眼。所以,在这个很实用、很现实的世界上,也难怪,没有几多人会对你留意,对你欣赏,对你赞美。

然而,我却要赞美你,泡桐花。我喜欢你这种追求自由的奔放的个性。你不为谁而生,也不为谁而落,更无半点的世俗媚气。你虽身居陋巷,却顶天立地、自生自强。你是飘落在小巷里的紫色精灵,你是扎根在人间的散花仙子,你就是飘飞在我梦中的紫凤凰。

 

涂超君

上一篇:乡愁是一生情

浙江电联集团有限公司 版权所有 © 2006
  浙ICP备07002424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