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集团文化 » 员工风采

山边老屋

老屋是一座泥筑的瓦房,依山而筑,临溪而居,守在家乡的木棉岭脚下,风风雨雨近百年。听父亲说,老屋约莫建于上世纪初,是祖父年轻时建造的。父亲和母亲,姑姑,还有我们兄妹几个的童年时光,都在这老屋里慢慢度过。尽管老屋如今看起来已经破旧不堪,可是,在曾经的岁月里,给我们带来很多的爱与温暖。

父亲曾告诉我们,祖父打造这座老屋的时候,是花了很大很大的工夫的。那是用石块和黄土一点一点垒积起来的。没有钢筋铁骨,没有水泥灰浆,没有瓷砖与大理石,更没有华丽家具装饰的厅堂。说实在,老屋是一座再普通不过的山村泥瓦房。老屋虽说简陋,却住过红军,见过日寇,饱受过战火的洗礼,历经过文化大革命,如今外墙上还分明可以看见,改革开放以后书写上去的大幅标语。

母亲是童养媳,她三个月大时,就被人送到老屋里来。母亲时常跟我说起,她小时候的见闻。老屋门前这条古道通向木棉岭。古道是连接两县的必经之路。早些年,每天有很多行人经过这里。遮天蔽日的香樟树,正是天然的凉亭,也是行人过客难得的歇脚之所。行人经常到老屋里来讨水喝,而且络绎不绝。爷爷和奶奶为了方便行人歇脚时能喝上一口茶水,在香樟树下放置了一只大水缸,每天一早烧一大缸茶水供行人免费饮用。春去冬来,奶奶从未中断过供茶,而且,缸是两担缸,一担一百斤,两担就是两百斤水。行人过客有做生意的,有探亲访友的,有算命的,有当兵打仗的,有好人,也有坏人,总之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。所以,每一次遭到劫难,老屋都能幸免。连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土匪经过这里都对老屋敬而远之,不敢侵犯。母亲说,无论是善者,还是恶人,通常情况下都怀有羞耻心和感恩之心的。常说的,授人于玫瑰之手终有余香,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。这些经典的话语,都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我读高中时,父母在离老屋百米之外,又建造一座瓦房。全家搬进新建的瓦房后,老屋就一直闲置着,像一个被人遗忘的老人,寂寞地守在山边。我们兄妹几个长大后相继外出谋生,父亲也因车祸意外离开人世,独留母亲孤守在老家。刚开始,母亲很痛苦,很不适应一个人孤单的日子。尽管我多次提出,让她到城里来和我们一起生活,可她就是不肯背井离乡,说老屋如无人照看就会很快倒掉的。母亲说的没错,因为泥墙最怕雨水浸泡。别说泥筑的瓦房,就是砖彻的楼房,也需人去不断地维护。后来,在大家多次的劝说下,母亲终于愿意尝试一下城市的生活。母亲到了城里后,没事可做,心里就感觉空落落的。逢到雨天或天气不好时,就自言自语道,那老屋不知咋样啦?以前母亲看到屋漏了,就请人来修补一下。有时这边刚修好,那边又出现漏水。在城里住了不到半年,母亲终于禁不住对老屋的思念,又回到老家过孤单的生活去了。面对这个日渐残破的老屋,母亲常常在春风秋雨中叹息:我们什么时候能把这老屋拆掉,盖一栋漂亮的楼房呢?

每次回老家,隔壁的叔伯长辈总会跟我唠叨,啊呀,你该管管老屋了,说不定啥时候就要垮了。然而,我们总是来去匆匆,根本就没有时间瞧一眼那老屋,更别说去管理它了。

今年正月里,邻居见我们兄妹都在,就提出把那座老屋转让给他。一家人坐下来,商量了半天,结果对老屋都割舍不下。村长也找过我们谈过,说,你这老屋实在够寒碜了,真的有碍美观,是该拆掉好好重建了,你看看,村里还有哪户人家没有盖过新房的?还有那户人家还在住泥瓦房的?你们兄妹该想想法子改善改善住宿条件了。

那天,我们兄妹几个难得围着那老屋转了几圈,望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场景,一时感慨不已。那瓦片铺成的屋顶早已被雨点敲打得百孔千疮,那斑驳的墙面被无情的岁月折磨得不成摸样。可是,那两扇无人开启的木门啊,还一如既往地望着那通往村外的小路,望着那挡住了视线的青山,望着那自去自来的一抹残阳。

山边的老屋啊,我要向您表示歉意。我们是在您的庇护下渐渐长大的,也是在你的目送下一步一步走出乡关。墙壁上,还贴着我和弟妹几个孩提时期的奖状;墙角下,还能找到一本两本被我们丢弃的教科书;瓦房中,还珍藏着我们小时候的天真与梦想。难道说,我们的求学,是为了远离您吗?难道说,我们的成长,就是想让您更为孤单吗?

山边的老屋啊,请原谅,我离开您的视线已经很久很久了。可在我的梦境里,却为何常常遇见您呢?孤独的老屋,一身沧桑的泥瓦房,你是想对我述说,你的寂寞和忧伤?是风雨对您侵蚀,还是日月对您的消磨,抑或是家园的荒废?记得谁说过,只要有老屋在,家园永远不会消失!是啊,假如没有了老屋,我到哪里去寻找儿时的记忆,又到哪里去寻找梦中的家园呢?

我曾经梦想过,总有一天,我要把你改头换面,使你变得耳目一新。可是,这么多年来,总是让您失望了。何时能回来造一栋漂亮的楼房呢?每每听到母亲忧伤的声音,我的心里总是酸酸的。我知道,城市只是暂时的栖身之所,我们终将回归老屋的怀抱。是啊,这里没有喧嚣,没有雾霾,没有污染水,没有垃圾食品。这里有蓝天,有白云,有清澈的山泉水,有成片成片的胡柚树,有满山满山的经济林……

山边的老屋啊,请等等吧。我们兄妹几个讨论过了,再过几年,我们会回来的!我们一定会重建一个美丽的家园。然后,免我惊,免我忧,免我四下流离!

 

涂超君 

上一篇:平凡的誓言

下一篇:乡愁是一生情

浙江电联集团有限公司 版权所有 © 2006
  浙ICP备07002424号-1